关丹之名源自苏门答腊‧阳光海滩美名远播

关丹之名源自苏门答腊‧阳光海滩美名远播蓝天白云、蔚蓝海洋,加上洁白沙滩,那是游客梦寐以求的小小天堂,也是关丹最广为人知的面貌。而不为人所知的是,早年曾有一群来自苏门答腊“关丹”的村民飘洋过海到彭亨关丹落脚,而后者之名正是源自于此。不过,无论是关丹为人所知的漂亮面貌,或是不为人所知的取名渊源,都同样引人入胜,难怪关丹美名远飏,让人津津乐道。关丹,在一场“稀土厂风波”中,成为国人注目的一个名字。这个贵为彭亨州首府的地方,是西马东海岸最大的城市,也是彭亨州主要的行政与经济中心。因着得天独厚的旅游景点,特别是这里的沙滩和岛屿,吸引了不少外地游客前往关丹,成为当地最主要的经济来源之一。曾经,通过大马本土电影《大日子》,让我们看到关丹乡镇与海滩的美,许多人对关丹的印象,就是一个环境幽静的地方。外地人来到关丹彭亨州的首府,当然少不了要到关丹旅游热点海滩戏水弄潮吹海风,到岛屿接触当地的风土民情,而直落尖不辣海滩(Teluk Chempedak),距离关丹市中心只有6公里。关丹新村村长刘荣俊告诉记者,30年前,这个海滩还是个未经发展修饰的原始海滩。直到近期,政府大力推动国内旅游业,其中一个锁定的“目标”就是直落尖不辣海滩。不听指示游客溺毙经过当局仔细规划及建设,这个海滩在最近20年内,摆脱了原始海滩的风貌,成为东海岸最具现代化规模的观光及休闲乐园,游人也逐年增加。现在,无论在週末或公共假期,都能见人潮。基本设施方面,直落尖不辣在经过美化后,目前拥有平坦宽阔的行人步道,附近还有一列售卖海滩玩具、服装及纪念品的小店,还有儿童游乐场和多间小吃店。到了公共假期,还会有一些街头艺人在人行步道旁设摊子呈献表演,或有画家当场为公众作人像素描,赚取酬劳,非常热闹。说到海边,自然不能不提安全的问题。刘荣俊提醒,到海滩戏水弄潮的民众,一定要注意自身的安全,尤其当海滩救生亭升起涨潮警告的红旗时,千万不要下水。“直落尖不辣海滩就曾发生过游客溺毙事件,记得在5年前,就有民众不听指示,在涨潮时下水玩,结果有3人遭溺毙。”除了安全问题,一些情侣在海滩谈情说爱,情到浓时,竟直接走进海滩森林里进行不检点行为。儘管现在因着人潮的增加,这些有伤风化的事件已日渐减少,但他仍希望前来海滩度假的公众或游客,必须自律遵守海滩规则,勿做出违法事件。每逢年杪
办国际风帆赛位于直落尖不辣最左边的是柏灵冬山(Bukit Pelindung)森林保留区,公众可以使用衔接直落尖不辣沿山搭建的人行木桥,通往柏灵冬山另一端的海滩,这个海滩名为直落冬岗(Teluk Tongkang),虽然海滩的知名度不及前者,却拥有同样悠久的历史。除了白天游览海滩的明媚风光,晚上的直落尖不辣海滩也非常迷人。关丹市议会在当地的夜间灯光设施设计下了一番苦功,尤其在行人步道上的橙黄色灯光效果,确实为海滩四周披上一层浪漫迷人的色彩。喜爱美食的游客,到当地观光肯定不会失望,因为在尚未抵达直落尖不辣前的斜坡道路左边,竖立了多家口碑不错的中西式餐厅及饭店。在直落尖不辣的路口处,还开了两家快餐店,适合一家大小享受美食。当然,关丹不仅有着名的直落尖不辣海滩,如果从关丹沿路北上前往登嘉楼,还可以看到许多漂亮的海岸,例如巴洛(Balok)黑沙滩,这也是个理想的弄潮地点,近年来已渐有名气。关丹新村村长刘荣俊说,巴洛的珊瑚海滩度假中心(Coral Beach Resort),每年12月或1月都会举办关丹年度国际风帆锦标赛,比赛地点就在这段海域一带的遮拉丁海边(Cherating)。河口堵塞
水淹关丹新村关丹新村,是关丹这个城市中唯一保持原有乡土风情的地方。已有55年历史的关丹新村,距离市区不过数百米远,纵然团团被城市的钢筋丛林包围着,但住在这里的村民,却不失新村的淳朴。与其他华人新村一样,关丹新村是在马共时代,英殖民政府把居住在郊外的华人集中在一个地区生活,逐渐形成今日的新村。在新村住了35年的潘正林说,大概是在1970年左右,关丹新村的村民都是靠着割胶及售卖杂货维生。“当时,关丹新村只有2间杂货店和2间茶餐室,新村住家都以树皮或亚答叶搭建而成,非常简陋。”对他来说,最难忘的是1971年的那一场大水灾,由于关丹新村处于低洼处,高涨的河水差不多把整个新村淹没。当时的情景,他至今依然历历在目,不能忘怀。他说,会发生这场大水灾,是因为河口堵塞的缘故,因此在大水灾后,州政府也马上施工挖掘河口,之后就不再发生类似的大水灾。优美海湾
命名与菠萝蜜有关在直落尖不辣海滩儿童游乐场的一旁,竖立着一面石碑,让人追溯这个海滩的历史及由来。根据石碑上的文献,“直落尖不辣”(Teluk Chempedak)的原意,原来是“菠萝蜜海湾”,这是当地原始村落居民所起的名字。当年,这些村落居民在这个环境优美的海湾,种植了许多菠萝蜜树,所以就直接以这水果来命名。第二次世界大战(1939年至1945年)期间,日本蝗军从海路入侵关丹,因此,为了阻遏日本军的继续侵入,英军沿着海滩建造了多个堡垒防守,目前,这些堡垒犹在,但已属古迹的一部份。基设完善
村民团结人情味浓数年前,时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部长黄家定曾前往关丹新村巡视。之后就拨款在新村路口建设一个24尺高乘22尺宽的牌楼,作为关丹新村的地标。在这里住了32年的村民张逸华说,关丹新村向来获马华关丹区会关注,因此当地的基本设施,如沟渠、道路、路灯等,可说非常完善。除了基本设施,新村在4年前也获市议会拨款建设一间民众礼堂,让村民有个消闲空间。“除了民众礼堂,我们这里还有一个篮球场,甚至设有电脑室让村民使用。”此外,关丹新村村长刘荣俊说,新村的民众礼堂共2层,当中有会议室、电脑室及停车场等。“这个民众礼堂得来不易,有了这个礼堂,村民们要进行任何大型活动,也不用担心下雨而取消。”他说,村民都非常团结及合作,尤其在举办各种活动时,都自动自发出来协助,非常难得。最近,新村也获房地部拨款10万令吉,更换当地的主要水管,并全面提昇水供措施,因为这些水管已有40年历史,非常陈旧,也常造成水供中断的问题。锡矿橡胶
吸引华印裔到关丹关丹市区的面积达3万6000平方公里,其中以巫裔人士佔据58%为最多,华裔则佔32%、印裔4%及其他种族6%。关丹新村村长刘荣俊说,根据历史记载,彭亨州之前的首府其实不是关丹,而是瓜拉立卑(Kuala Lipis),于迁至关丹。说到关丹这个名字的由来,根据马来文学《马来半岛地名考究》,苏门答腊有一个地名叫“关丹”,而来自当地“关丹”的村民飘洋过海到彭亨州落脚后,才将之取名为“关丹”。以打鱼和经营小型贸易为生根据史料,最早的关丹是从1850年代建立的一座村庄开始,这个村庄的所在之处,就是目前的德伦敦区医院前面。当时,这个村庄的村民皆以打鱼和经营小型贸易为生。至于当地的华印裔,则是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,华人矿工和商人建立了关丹最早的城镇,以及附近的锡矿如甘孟和林明而陆续聚居,而许多印裔族群则是从事橡胶工作而迁移此地。五脏俱全
拥数家大医院东海岸大道是于正式启用通车,自此之后,人们从吉隆坡前往关丹的距离也“缩短”了,从以前的4小时车程减至3小时左右。关丹新村村长刘荣俊说,从关丹至吉隆坡的距离约250公里,所以现在的车程大约是2小时50分或3小时左右。他披露,关丹面积虽不大,却五脏俱全,且设有数座大型医院。“其中以东姑雅富珊中央医院为城内最大的医院,这座医院拥有许多现代设备,包括X射线断层成像和核磁共振成像。”不过,东姑雅富珊虽然设备齐全,却缺乏眼科、癌症及心脏科的专科医生,因此,也让关丹部份患有这些病症的病患,必须舟车劳顿到首都就医。此外,关丹还有另2所私人医院,即位于古邦哇耶花园的关丹专科医院,以及另一间在市区Mega Mall购物中心后面的关丹医药中心。/副刊‧报导:李明辉‧2011.05.14

Relat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