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cebook 26 岁工程师让新闻媒体向动态墙讯息低头

Facebook 26 岁工程师让新闻媒体向动态墙讯息低头

你可能多少有察觉,我们除了透过 Facebook 了解朋友近况,同时我们也逐渐仰赖 Facebook 提供我们即时新闻,Facebook 已经成为我们与世界保持联繫的重要管道。但你可能不知道,哪些讯息会出现在你的动态墙上,完全取决于年仅 26 岁的 Facebook 工程师 Greg Marra 团队之手。

先前科技新报报导纽约时报正在苦思数位时代的生存之道,包括收费墙机制、行动 App,他们尝试各种方法,想办法找出行动数位阅读趋势下,新闻内容供应商可以温饱,甚至重返荣耀的方式。

一个被演算法过滤的社会

他们进行各种大数据分析,了解读者消费新闻的趋势,发现社群媒体,特别是 Facebook 已经大大改变了新闻业。Facebook 全球拥有 13 亿活跃用户,占新闻网站 20% 流量来源,若单纯看行动版网站,来自 Facebook 的流量可能更高。美国有 30% 的成人从 Facebook 阅读新闻,说穿了就是,「一个新的新闻网站成败,将取决于他们在 Facebook 上的表现。」

大部分读者不再透过纸本、杂誌或官网而来,而是透过社群媒体与搜寻引擎。这个最大的改变就是,编辑不再是将新闻送到读者面前的守门员,取而代之的是电脑,社群媒体与搜寻引擎,他们取代老编辑多年的实战经验,而是透过电脑演算法与各种数学方程式来预期读者会喜欢什幺。纽约时报认为,这是一个「片段的,被程式码所过滤的社会。」华盛顿邮报数位新闻资深编辑 Cory Haik 认为,这个转变是「新闻业的大鬆绑」。

搜寻与社群取代了官网的功能,出版者的官网,最后会变成一个品牌广告,对读者来说没有实质意义。然而,电脑如何取代编辑提供读者需要的新闻?毕竟新闻能够影响读者看待世界的方式。纽时访问 Facebook 动态墙工程团队主管 Greg Marra,关于这个问题,他回答,「对于新闻业的冲击我没有想太多。」

他说,「我们尽量不带传统新闻编辑的眼光去决定读者应该看到什幺」,简单来说,就是读者看到什幺是他们自己决定的。

大约每週一次,Marra 的团队会调整程式码,决定用户登录之后会看到甚幺内容。这複杂的程式码来自成千上万个矩阵,包括使用者用什幺装置登录,一则故事有多少个评论与按讚数,以及读者停留在文章上的时间,来确认读者最喜欢什幺内容,而这个结果全世界都不一样,像在印度,人们最喜欢分享的是占星术、宝莱坞、板球和神威。

如果 Facebook 的演算法对出版商有利,回报的流量将会非常可观。然而,如果 Marra 团队决定读者不喜欢某些事情,譬如开玩笑的标题吸引读者点阅,这个媒体就不用玩了。报导指出,Facebook 上週五调整演算法,强调高品质内容,几个流量相当大的网站如 Upworthy、Distractify、Elite Daily 等流量都大幅下滑。很多出版商包括纽约时报,都已经与 Facebook 见过面,讨论如何改善他们的流量。

人脑对抗电脑,老编辑的十字路口

然而,新闻媒体要如何因应这股趋势?BuzzFeed 总编辑 Ben Smith 表示,在这个片段化的年代,他写新闻的原则就是不用拿来充数的新闻。很多新闻媒体同时有纸本,以及网站,这导致刊登的故事不完全是读者有兴趣的或是即时性的新闻,单纯是拿来填补空白的,这样会导致网站上的新闻失焦。

顾问公司  SimpleReach 建议媒体,「追随社群是危险的,会失去差异化。你必须问自已,你的内容在这个环境中被阅读的方式是正确的吗?」华盛顿邮报数位编辑指出,超过半数的行动读者都是透过社群而来的年轻人,华盛顿邮报则是想提供使用不同装置的读者,不同的阅读经验。

前金融时报与经济学人记者 Robert Cottrell 创办的新闻网站 The Browser,则是每天从1,000 则新闻中选出五到六则有趣的新闻,提供给 7,000 个每年付 20 美元的订阅户。 他表示,人工智慧可能终有一天能够取代编辑,但是目前仰赖线上收集资讯的电脑,比起人脑还有段距离,因为线上提供的资讯还太贫乏。

但 Facebook 的 Marra 团队不这幺认为,虽然他同意编辑替个人选择新闻是理想的方式,但要如何做到能够为地球上的每个人选择他们喜欢的新闻,因此他们仍然坚持电脑系统才能提供最个人化的新闻媒体。

老编辑靠经验与时间打下的坚实堡垒,一夕之间被一个年仅 26 岁的年轻人,拿着电脑运算武器打得落花流水,虽然这场战役还在持续,但老编辑已经愿意放下姿态前往取经,时代的变化让人看来不胜唏嘘。

Related Posts